河南16年前投毒杀人案再审改判无罪:曾3次被判死缓


对于许信良等人的言论,有岛内网民表示,很难啦,(民进党当局)不故意制造事端怎么收割政治利益呢?还有网民讽刺表示,全世界只剩台湾还在用“武汉肺炎”,是在自我隔离吗?↓

樊瑞说,他做体检时,知道了江苏省疾控中心也参与此次项目,当时非常激动,“太有缘了,我既是江苏人,又是半个武汉人,做这件事太有意义了!”当天,他还非常激动地和江苏省疾控的专家合影留念。

这名31岁的江苏小伙在武汉工作,3月19日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,编号“005”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樊瑞说,“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,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,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。这对我来说,也非常有意义。”樊瑞介绍,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,在接种疫苗前,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。“疫苗能够面世,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,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,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。”

接种第二天左胳膊有些酸胀,第三天就好了。樊瑞介绍,接种的每名志愿者都贴上了实时监测体温的传感器,通过温云APP与手机相连,专家组就可以在终端接收到实时体温数据。此外,每间房都有一部专线电话,随时可以与医护人员联系。

死亡病例24小时增加499例,累计死亡3523人。

樊瑞说,等试验结束后,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。这次疫情,对他触动很深,感受到了人与人,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。樊瑞表示,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。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。“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,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,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,我想以后多去看看。”

期满后可以回家,需要配合科研人员进行为期半年的医学观察。

台湾“中央社”报道截图